最新资源发布页地址一定要收藏妹妹干-姐姐干-哥哥干-妹妹干在线影院- 好消息:本站已采用高速P2P播放,支持移动设备在线观看,速度飞!
[我的高中生活](18-19)作者:后龙泽秀明
字数:24564
 

  前言:教育部今年开始实行『男女同学共同修习法案』,也就是俗称的『椅 伴法案』。每学期开始会抽籤决定每位同学的椅伴,大致上的规则是:两人共用 一个课桌椅,上课时必须採女上男下叠坐的姿势;唯有考试时,两人可并排共座; 
  户外体育课及不在原班级教室上课的通识课除外,可於每堂课前自行决定椅 伴。
 
  不遵守规定者,记警告或大小过。
 
  暐榕好像从同学那得知我和妍萱交往过的消息,碰巧她传来的简讯还当面被 看到。从此之后,不论我如何低声下气,她都再也不理我,一点解释的机会都不 肯给。电脑课没想到她又跟那个阿堂坐,而且还说他在追她,想劝她、跟她解释, 却被她一句话刺伤,她说「我们,只是椅伴而已!」
 
  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由新制上路那天开始,有了很大的转变… 
  ======================================================================
 
  我的高中生活(18)女友的房间(一)          
 
  「老闆娘,我要一个猪排丼饭,谢谢。」终於轮到我们,我让妍萱先点。 
  「哇,妹妹,你好久没来啰,一样不加套餐吗?」
 
  「嗯,单点就好,谢谢你。」
 
  「你那么瘦,吃这么少怎么可以,阿姨偷偷附一碗汤给你,不要跟别人说喔, 尤其是你身边这位。」老闆娘故意瞄了我一眼。
 
  妍萱露出月亮般弯弯的笑眼,跟老闆娘道谢。我们好久没一起来吃午餐了, 她看起来真的好开心的样子。因为前面还很多份餐要做,我让妍萱先去之前常去 的那个座位坐着等。
 
  「小帅哥,之前另外一个小正妹勒?」老闆娘趁着出餐的空档跟我聊起来。 
  「喔,那个…她…只是同学啦,那次刚好在餐厅遇到,所以带她来吃。」 
  「是这样吗?跟你说,阿姨我看人很准的。虽然只看过那一次,但我知道你 们的关系没有那么简单喔。」
 
  「我们真的…没有怎样啦。」
 
  「是吗?那你刚刚点餐时为什么犹豫了那么久,还点了个你不常点的二号餐 呢?我来猜猜看,你平常不是吃一号不然就是三号餐,刚刚因为一号的猪排饭已 经被那个妹妹点了,但是你又不想点三号餐,怕会想起那个小正妹,所以才选了 个不常吃的,是吧?」
 
  「我…」她好像有读心术一样,被她说的我回不了话。
 
  「阿姨跟你说,交女朋友可不是点餐,能够让你犹豫那么久。女生的心可是 很脆弱的,不像你想像的那么坚强,你如果这样三心二意的话,可是会伤到女孩 子喔。」
 
  「老闆娘,我…」
 
  「同学午安,要吃点什么!?」突然又有人来,老闆娘赶紧过去招呼。
 
  「小帅哥,你们的餐好啰。」
 
  「喔,谢谢。」
 
  「记得阿姨的话,要好好的赶快做个决定,不管是这个妹妹,还是另一个小 正妹,选择了一个,就好好对待人家,不然她们两个都会受伤的,最后连你自己 也是一样。」我过去端餐盘时,老闆娘又低声地跟我说。
 
  「我知道了,阿姨,谢谢你。」
 
  我真的知道该怎么办了吗?就算知道,但是现在跟暐榕…我们已经好几天没 说话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好像回到了刚开学那样,彷彿这之间发生的一切都 是我在作梦。
 
  这两天放学时,等暐榕离开座位,我都会抱着一丝希望弯下腰去看抽屉,但 是靠右边的那一叠、属於我的空间,都不再出现她留给我的笔记;而我刻意放在 左边她那一叠课本上的数学笔记,她也都不曾带走。
 
  每次我忍不住想再放低姿态跟她说话,但一想起她先前一次次冰冷的回应, 和那句伤人的话,我都痛得无法再开口。我真的不懂,为何一夕之间,原本热烈 亲密的两个人,会变成现在这样。
 
  为什么你不听我好好解释!为什么你不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真的宁可你打 我、骂我,也不希望你这样把我当作空气般的对待,我们不是曾经那么好吗?我 们应该不只是椅伴而已啊!?
 
  *********************************** 
  「文,我们再去买之前你带我去买的那个可乐饼好不好?好久没吃了…」 
  「喔,好…啊。」
 
  跟妍萱过了马路,进到巷子里那一排摊位,我看看皮包里的零钱,还够。 
  「老闆,我要两块可乐饼,一个咖哩的,一个玉米的好了。」我看了一下妍 萱,她点点头。萱她以前最喜欢玉米口味的。
 
  「文,这个,给你。」妍萱递了几个铜板要给我。
 
  「不用啦。」
 
  「不行啦,以前老是给你请,我都没有出过…」
 
  「真的没关系啦。」
 
  「这样…人家会觉得…好像都没为你付出过什么。」
 
  「萱…你,只要你开开心心的就好了啦。」
 
  她听了我的回应,抿着下唇头低低的,好像在微笑,但…又好像在哭?。 
  「怎么了?」我低头凑过去看,她眼眶还真的湿湿的。
 
  「没有。对不起…谢谢你。」
 
  「你干嘛谢谢我,而且还哭了,只是一块可乐饼啊,没有多少钱啦。」
 
  「没有,真的…谢谢你。」她头越来越低,泪珠子真的滚了下来。
 
  「唉唷,好啦,我们不哭,好不好。没事了,嗯?」我递给她一张面纸,把 头也弯下去看着她,轻拍她的背。结果我这样的举动,反而让她的开关打开,又 哭了好一会。这下,我大概懂了,她为什么而哭。
 
  在我轻声的安抚下,她终於慢慢把眼泪擦乾了。回到我们的站牌那时,下课 后的车已经载走了很多排队的同学,我们坐到旁边的空椅上,一边吃着可乐饼, 一边等着下一班车。
 
  「啊!好烫…」可乐饼包着两层纸,还没凉掉,妍萱不小心被烫了口。
 
  「吃慢点,又没人跟你抢,小…」下个字差点脱口而出,我顿了一下。
 
  「嗯?」因为她嘴巴还有东西,用疑问的眼神望着我。
 
  「…小心点吃啦。」
 
  妍萱听完,用弯弯的笑眼回应我。我赶紧低头继续吃那块咬了一半的可乐饼。 
  「文,其实我…最近已经没有再补习了。」
 
  「喔…为什么啊?」尽管早知道这件事了,我还是得假装回应一下。
 
  「没有,就…我觉得补习班教的都差不多,好像自己读就好了。」
 
  「喔。」
 
  「我是想说…也许以后…我们可以…一起晚自修。你觉得呢?」
 
  「萱…可是我……」我迟疑了一会,该答应她吗?
 
  「没……没关系啦,我随便说说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啊,车来了。」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因为我的心思现在根本不在她身上。我觉得如果再跟她 靠太近,我怕会让她有太多的期待。到时候万一再度离开时,又会伤了她的心, 那就……
 
  *********************************** 
  好臭,一进到男厕,就闻到一股烟味。那几个傢伙越来越嚣张了,之前他们 会躲在走廊底的空教室或储藏室抽菸,最近却常常跑到厕所来抽。厕所就在楼梯 旁,他们就不怕教官突然上来发现吗?
 
  「阿堂!听说你最近过得很爽喔,又再把一个大奶妹是不是?」
 
  「对啊,你不知道,他们班那个叫什么蓉的,真的又正又凶,简直是极品。」 
  「嘶~~呼~~」「还好啦。」吐了一口菸才说话的,应该是阿堂的声音。 
  「欸,什么时候带出来玩,给大家认识一下啊?」
 
  「对呀,下次带出来,给大家『玩』一下嘛」我听完心揪了一下,这个说话 的是谁,不晓得他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妈的,老子都还没摸透,怎么可能带出来给你们看!」阿堂讲最后一个字 时,还刻意加重音。
 
  「哇赛,到什么程度了,赶快说来闻香一下啊,摸到那对大奶子了没。」 
  「干,真的不是我在说,那种手感喔…之前那个什么雅欣啦,更不用说我那 个瘦巴巴的椅伴,摸过这妞的喔,之前几个都不想碰了。」
 
  「靠,到底是什么感觉,讲来爽一下啦。」
 
  「妈的,那对奶喔,又大又挺的,摸起来超软,重点是还不会下垂。」
 
  「我操,真的假的,好想摸喔。」
 
  「这种极品大奶,真的是幼齿嫩妹才有的,等她过个几年喔,给老子摸熟了, 以后她老公摸的就是下垂的了。」
 
  「靠,你也太缺德了,用过下垂了才要丢掉喔。」
 
  「废话,都垂了留着干嘛。而且再给我吸个几年,我看那奶头都黑了。」 
  「操,你连乳头都吸过了喔?」
 
  「你们不知道,那奶头小小的,又粉又嫩,我一开始还真的舍不得吸它,没 想到一碰喔,就…」
 
  「就怎样?」
 
  「对呀,怎样,阿你马快说。」
 
  「嘶~~呼~~」「光是舔一边,另一边就跟着站起来了啦!」
 
  「哈哈哈…」无耻的嬉笑声回荡在厕所里。我听了忍不住站到他们那间的门 口,听声音里头应该躲了三个人。我捏紧着拳头,越想越气,实在压抑不下这股 怒气…
 
  「碰!!!」我一脚踹上那扇门。
 
  「干!是谁!!」里面其中一个人喝斥,门马上开了,从隔间里走出三个人, 先出来的是一个矮矮瘦瘦的痞子,还有一个跟阿堂差不多高的胖子,最后出来的 是那个一脸横肉,理着平头的混混,阿堂。
 
  「我操,你谁啊,是在踹三小!?」那个矮子先出声。
 
  「干你娘,许建文,你找死啊?!」阿堂歪着头瞪着我说。
 
  「他是谁啊?」那个胖子说。
 
  「就我现在的马子,她没用的椅伴啊。」
 
  「马的!陈贵堂!我警告你,离暐榕远一点,你要是敢碰她,我就…」
 
  「就怎样,哭着回去跟妈妈说喔!?」那尖嘴猴腮的矮子说。
 
  「哈哈哈哈」死胖子在一旁笑。
 
  「干,她现在是我的人了,老子想怎么看她,就怎么『看』她!!」他最后 又加重音,我很明白他的意思。一把怒火驱使着我,往前一个箭步,一拳挥在他 鼻子上。
 
  「干…」我看到他鼻子歪了一边,血流了满脸。
 
  「妈的,你真的不想活了你!!给我打!」他摀着鼻子,对其他两人说。 
  那两个一胖一瘦的傢伙一起冲着我来,我先挥了矮子一拳也把他打倒在地, 没想到就被胖子给压制住,还好我速度够快,反身一扭,绕道他背后,将他的手 扯到背上,让他痛得哇哇大叫。
 
  「不要啊~快放手~快放手~」
 
  *********************************** 
  「快点放手啦~靠,猴仔明,我也要看啦。」
 
  「我操,等一下啦,让我先打一枪再说。」
 
  「妈的,这样你也行。那我下次真的拍张她没穿的,你不就爽翻了。」他们 在看什么!?
 
  「靠,这不就普通的自拍照吗?你是在嗨什么?」好像换那个胖子看到了。 
  「唉,你不懂啦,你看这隐藏在制服底下的曲线,啧啧啧,真是不简单。而 且你看,她在阿堂怀里那种羞涩的样子,操!搞起来一定很爽。」他们什么时候 一起拍照的?是在课堂上?还是其他的地方?
 
  「干,你们不知道这妞可辣的勒,平时是呛得要命,到了我的腿上,还不是 温顺地像只小白兔,这种有反差的妹子,玩起来才够劲。」
 
  「操,你不要再说了,我要掏出来尻了。」
 
  「干你妈的,噁不噁,你要尻也等我们出去。」
 
  「欸,照片传给我先啦,让我先发泄一下。」
 
  「靠,剩三分钟要上课了,你该不会尻一下就GG了吧。」
 
  「哈哈哈……」
 
  我独自站在他们那间的门外,紧握的拳头仍然在发抖。他们的讪笑声,彷彿 在嘲笑我的没种。
 
  虽然那个混蛋的对话内容,听起来就是跟狐群狗党间的夸张炫耀,暐榕她… 
  她不肯能短短没几天的时间,就跟他发生这些关系的。但是听他对暐榕的态 度,可以确定这傢伙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行,就算我…不敢直接跟他们对立, 我也不能让暐榕再靠近这傢伙。
 
  趁着他们快要出来前,我离开了男厕。回到座位上,我不安的等着暐榕回来, 我们…有几天没说话,我都快不记得了,等下该怎么跟她开口。
 
  终於,钟声响起,暐榕由前门进来,看到她走过来,我赶紧往后坐,退到底 靠在椅背上,她一坐上来,就马上往前挪动身子,整个人贴到桌边。老师今天好 像比较晚进来,班上还闹哄哄的,我想这是个机会,於是靠上前。
 
  「榕…榕榕,你可不可以听我说几句话,几句就好了。」我不敢靠太近的说。 
  「你,不要再叫我『榕榕』了好吗。」她背着我,发出冷冷的回应。
 
  「你干嘛…」不行,我要冷静地跟她说清楚,深吸口气,我继续说。
 
  「我跟你说,那个阿堂,他都跟隔壁班的几个混混在厕所抽菸,而且听说他 在外面好像有在混帮派,你千万…」
 
  「你这样说他是想要干嘛?」
 
  「不是,我…总之,你不要再跟他坐了好不好,可以离他多远就离他多远。 」 
  「我要跟他坐,你管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你女朋友。」
 
  「榕…暐榕,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是真的很认真的跟你讲…」
 
  「那我也认真的拜託你,不要再管我了可不可以?」
 
  「你……」
 
  「咳、咳,同学们,上课了。」徐老师进到教室跟大家说,这是一堂无聊的 地理课。我靠回到椅背上,没有再跟她说话。
 
  一次次的低头,一次次的关心话语,每回都被她泼了盆冷水回应。我真的不 懂她心里在想什么,为什么她非要这样对我?
 
  *********************************** 
  「榕…暐榕,你等下不要…」我话还没说完,她就起身离开了。今天是周四, 待会公民课又要去视听教室,我好担心她又要跟那傢伙坐。
 
  因为妍萱昨天就跟我约了,我也答应了她,在楼梯口会合后,我们一起进了 视听教室。我一样选了倒数第二排的角落的空位,并不是我想躲在这,跟妍萱在 暗地里做什么,而是想坐后面一点,看看暐榕到底跟谁坐?会不会被那个人怎样。 
  没多久我看到暐榕一个人进到教室,走到倒数最后一排另一边的角落独自坐 了下来。她为什么要坐那么后面?她在等那傢伙吗?
 
  「噹~噹~噹~噹~~」上课钟声响起,我看到阿堂这时进到教室,他一进 门想都没想,就往靠着另一头墙边的阶梯通道走去,然后走到最后一层最靠外侧 的那个位置,也就是暐榕的坐的那里。
 
  他一停下来,暐榕就起身让位,让他坐下来了。他们约好了?而且还是暐榕 主动帮他留的位置!她为什么就是不肯听我的话。榕你不知道他们在厕所里说你 什么吗?
 
  暐榕没有考虑多久,就跨脚坐到他身上了。看到这一幕,我的心头揪了好大 一下。因为他们的位置比我们的高一阶,我只能看到她的上半身,她的脸上没有 太多表情,这样我根本无法判断他有没有在桌子底下对她乱来,我真的好担心。 
  老师进门后,讲了一下今天要看的片子的简单介绍和引言,就关灯开始拨放 影片了。
 
  「文,我们…好久没一起看电影了。」
 
  「现在不就在看吗?」
 
  「这个…哪算…」
 
  「喔。」
 
  妍萱好像还没讲完,我赶紧转回刚刚望向另一边的目光。
 
  「你知道最近很红的那片吗?『我的少女时代』,听说真的很好看欸. 」 
  「那种片,等下档租来看就好了啦。」
 
  「这样喔…」她这失望的一声,突然提醒了我,刚刚好像太冷淡了。她这样 说,好像是想找我陪她去看电影,但……我现在真的没有这种心情,而且我想现 在这样的距离刚刚好,除了学校相处的时间,还有上下课的陪伴,我想此时我能 为她做的,最多就到这,真的不能再靠近了。
 
  等妍萱失望地把目光焦点放回萤幕,我才敢继续偷偷转过头往远远的斜后方 看。刚刚看了几眼萤幕,现在眼睛还白花花的。过了一会,终於适应了教室角落 的那种黑暗,我才渐渐看清楚暐榕那的情况。
 
  她的胸口起伏很大,小嘴微微张着,虽然听不到,但看起来就像在大口吐着 气一样,她…该不会是在喘息吧!?那傢伙再对她做什么!?暐榕原本水灵的眸 子,现在变得有点空洞,而且一眨一眨的频率越来越快,大大的双眼越瞇越细。 
  她绝对没有在看影片,一定是被那傢伙侵犯了。
 
  我想起来昨天在厕所听到的那些对话,忍不住又捏紧的拳头。这个混蛋!真 的在课堂上对暐榕出手了。看着暐榕胸口喘息的幅度越来越大,我的心也跳得越 来越快。我该不该,赶快去阻止那傢伙。正当我准备出声请妍萱起身让位时,那 傢伙有了动作。
 
  他靠到暐榕的右耳,不知道在跟她说些什么。我看到暐榕她皱着眉头,好像 在考虑什么。榕,快拒绝他,不论他提出什么要求,你一定要拒绝他,如果你不 肯他还要硬来,我一定…我一定会马上冲过去的。
 
  她摇头了!我看到暐榕先摇了摇头。但那傢伙不死心,好像继续在她耳边说 话。没想到接下来没多久,她又动摇了,思考了很久,暐榕竟然微微的点头。我 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以暐榕她的个性,如果是她不愿意的事情,她绝对不会隐忍 迁就对方的,可是这傢伙对她提出的要求,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榕,为什么你要点头呢?他究竟跟你说了些什么?难道你,真的答应他的追 求,还是…
 
  我目不转睛地继续看着那边,她的脸上充满着不安,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 么事情。忽然间,我看到暐榕的身体缩了一下,因为那动作很大,就算是这么暗 的环境也看的到,绝对不是我眼花,他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我看到暐榕原本眼睛 快瞇成一条线的眼睛,已经完全阖上了,而且她渐渐把身体往前压低,把头趴到 桌面上去。
 
  这下我的角度,完全看不到她了。榕!你不要这样,快起来啊!!
 
  我的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却不知道如何是好,这和上次完全不一样 啊,第一次意外让暐榕跟他坐时,我看到他们也只是在说话而已,顶多因为一起 看手机,有被他环抱了一下下;但这次我很确定,他一定在对暐榕做某些过份的 事,而且榕她…也愿意承受。慢着,会不会上次电脑课时,他就已经对她做过了 什么?
 
  榕她…一开始应该是故意要气我,才又跟他坐的吧?可是为什么,明明也知 道我看不到,她却要又默默承受他对她做的事,难道榕她,真的考虑跟那个混蛋 在一起?不可能,不可能!!
 
  我悄悄拿出电话,拨给暐榕。话筒里传来的声音我很熟悉,又没有打通。我 想她不可能现在关机的,她…把我封锁了。榕,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突然 像变了个人似的,就这么不理我,跑去跟那种混蛋在一起,你不知道他们在厕所 里那些轻浮猥琐的对话,这种人,他怎么可能会好好对待你,你怎么会被被他骗 了啊!?
 
  因为坐在我们之间的同学不断变换坐姿,不仅是趴在桌上的暐榕,现在连那 混混的身影我都看不到了。我的一颗心悬在那着,直到下课钟响。
 
  *********************************** 
  「欸,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暐榕竟然又跟那个阿堂坐欸. 」回程的路上,我 又不小心走到这几个八婆后面。
 
  「我也有看到,这次暐榕还帮他佔位置说。」
 
  「怎么会这样,我记得上学期还有看过暐榕跟他吵架耶。那次好像在是骂他 不要来学校抽烟什么的,怎么现在突然跟他走那么近。」
 
  「打是情、骂是爱啊,我看…说不定他们已经在交往了吧。」
 
  「怎么可能,那个痞子看起来就很讨厌,暐榕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说不定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勒,不然你们看,为什么他可以让惠娟跟阿豪闹 到分手。」
 
  「对齁…」
 
  「依我看,也许是他下面很厉害,所以跟他『坐过』的女生,都一一沦陷了。」 
  「哈哈哈哈,你好坏喔。」
 
  「欸,可是这样还是觉得她好可怜喔,被人劈腿,然后跟一个坏蛋坐,结果 身心都被夺走了。」
 
  「哪有什么可怜,我看是她自己活该,她自己也是个狐狸精、第三者吧,才 会到处勾引男…」
 
  「死八婆!你说够了没啊!!!」我终於忍不住冲上前说!
 
  「呀啊~~~」那几个女同学都被我突然从背后的咆哮吓了一跳。
 
  「你们这样在背后到处乱说人闲话,有没有考虑过当事人的心情!」
 
  「你有求证过吗!?你真的知道事情发生背后的原因吗!!」
 
  「不知道是在这乱说什么!!」
 
  空荡的走廊,剩下我一个人激动喘气的声音,她们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 拔腿就跑。你们要说我就算了,但你们怎么可以随便说暐榕,随便这样说一个女 孩子。暐榕她…暐榕她,才不是这样的人。
 
  *********************************** 
  「榕…暐榕,你刚刚是不是又跟他坐了,不是跟你说不要再跟他坐了吗?」 
  「你不要一直说话好吗?已经上课了。」
 
  「他有没有对你怎样,如果他对你…」
 
  「我们很好,不需要你关心。」
 
  「你不要这样,我是真的很担心你…」
 
  「你可以不要再跟我说话了吗?你再出声我要举手了。」
 
  「你…」
 
  为什么,刚刚明明被我看到,那个混蛋一定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她现在可 以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装作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难道…真的如那个死八婆 说的,跟他「坐过」的女孩子,身心都会被夺走?怎么可能,暐榕才不会这样, 她是那么自主独立又很有自己想法的女生,怎么会被这种混蛋拐去。
 
  可是我看着她冷漠的背影,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暐榕她,已经不是前几个礼 拜那个会跟我逗着小嘴,偶尔跟我撒娇,还会关心我课业的她了。每次从后面偷 偷地凝视着她,想起前几个月的点点滴滴,我的心就好痛。如果我当初,也对她 霸道一点,是不是她现在也会像顺着那个混蛋一样的顺着我?
 
  「噹~噹~噹~噹~~」最后一节下课钟响,放学了,我不能在等。
 
  「你跟我来一下!」我趁她刚背上书包还没离开,抓着她的小手,拉着她往 后门走出去。
 
  「你干嘛!快放手!很痛欸!」我不管她的抗议,也不管教室外的其他同学 注目的眼光,我拉着她往顶楼那的阶梯走上去,但还没到顶楼铁门前,我就在楼 梯间转角停了下来,我想周围没有其他人,我们的对话也不会被听见,我一定要 问清楚她心里在想什么。
 
  「你到底要做什么!」她恶狠狠地瞪着我,跟以前那种撒娇的生气完全不一 样。
 
  「榕,这里没有其他人,你可以不要再躲着我,跟我老实说好吗?你到底是 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我又对你怎么了?」
 
  「就算我做错了什么让你生气,你也不要故意跟他接近来气我啊。」
 
  「跟他接近来气你!?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告诉你,我们,已经在交往了。」 
  「榕!」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一时说不出话。看她坚定的眼神,好像是认 真的。
 
  「榕…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有需要跟我呕气到这种程度吗?你要打我骂我 都可以,但你为什么偏偏要跟这种人在一起,你不知道人家怎么说他吗?你…了 解这个人吗?你知道跟他在一起会有多危险…」我真的急了,激动地说到眼眶都 模糊了。
 
  「你说够了没!可以不要再管我了好吗?」模糊的暐榕转身就要下楼,我过 去一把从后面抱住她。
 
  「我…我怎么可以不管你,你是我…是我很重要的人。」
 
  「我们…不过是椅伴而已,请你不要再这样了。你…你还欠我一件事,还记 得吧?我现在告诉你,我要你做的事,就是从今以后,都不要再管我了。」怀中 的她背着我,冷冷地抛下这几句话,肩膀用力一扭,从我双手中挣脱,快步走下 楼梯,留下我错愕的呆立在那边。
 
  她,明明就还记得我们先前相处时发生的点点滴滴,而且记得比我还清楚, 但她为什么要用这件事情来束缚我,用这件事来伤害我?面对她这样突然的转变, 真的让我无所适从,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会突然有这么大的变化?还是,她一直 都没变过,而是我一直都没有了解真正的她,而先前我们之间发生的那些,都只 是假象?我…彻底的迷惘了。
 
  *********************************** 
  拖着蹒跚的步伐,我走到车站回家的站牌前,才发现排队人群的后面,有个 长头发的女孩子默默站在角落好像在等人。妍萱,她怎么还在?刚刚明明用简讯 交代她,让她自己先走了不是吗?
 
  「萱,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没赶上刚刚那班车。」
 
  「喔。」
 
  「那…我们再一起回家吧。」
 
  「嗯。」
 
  明明是礼拜四,但不晓得为什么,今天车上的人比平常少很多,车上站着稀 稀落落的乘客,前排竟然还有一个单人空座,我让妍萱快点坐下来,然后拎着书 包站在她的座位旁。
 
  「文,你…要不要一起坐,我看过好像有的同学在车上也会坐一起。」
 
  「没关系啦,你坐就好,我站一下,反正我们很快就到了。」
 
  因为心思纷乱,也不想多说话,我索性戴上耳机,但看到妍萱坐在椅子上仍 抬头望着我,我才赶紧把一边分给她,妍萱微微对我一笑,也戴上耳机后,然后 就转向窗外,一边和我一起听歌,一边看着外面开始流动的街景。
 
  我望着她的侧脸,不禁回想起和暐榕第一次的约会。那一幕幕深深刻在我心 底的画面,她闪耀着夕阳光茫的侧脸、心跳加速的第一次牵手、包厢内和她意外 的初吻,还有离别时她那靦腆的笑容,这些就好像是前几天才发生的一样。 
  但如今为何一切突然都变了!?我真的没有想到她可以这么绝,说变就变, 连一次好好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我。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们认识也没几个月的 时间,尽管我们在短时间内就变得好亲。但是,我真的了解她吗?我的心底开始 产生疑问。
 
  刚刚她所说的话,真的不像是我认识的她会说得出口的,一想到她最后的那 几句话,我的心里还感觉一阵阵刺痛,好难受。
 
  「文,这首歌好好听喔。」妍萱突然转过来抬起头跟我说。
 
  「嗯,对呀。」回完了这一句,两人之间又是一阵静默。
 
  「文,我听人家说,之前那个周五的夜市,现在好像也礼拜四也有去摆摊耶。 
  你…今天要不要再一起去走一走?「她突然把耳机拿下来对着我说。
 
  「啊?可是…我今天不是很想逛夜市。」我也把耳机拿下来。
 
  「喔,好吧,那没关系。」她有点失落的转回头去看着窗外。
 
  我才想带回耳机,没想到她又开口了:
 
  「文,其实我…可以问你吗?」妍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嗯?」
 
  「你跟暐榕她…你们有没有…我是说,你们现在是甚么关系…」
 
  我跟她,我们到底算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没有答案。
 
  「我…我们没有怎样,就…就只是椅伴而已…」
 
  「喔。」
 
  说完这句话,我马上再把耳机戴上,因为我怕她再问下去,我会没办法再隐 藏我刚刚才失去暐榕的那种情绪,那种内心被掏空的难过情绪。
 
  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也没怎么说话,失了神的我,也不知怎么的,一下就 走到了要分开的那个路口。
 
  「萱,那今天…拜拜了。」
 
  「嗯,拜拜。」
 
  我看着妍萱才低头转身,心里一股声音突然从嘴里喊出。
 
  「萱萱,等一下!」
 
  「啊,怎么了吗?」
 
  「你…之前说的晚自修,还要…一起吗?」
 
  「啊?好…好啊!」她惊讶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
 
  我,到底在干什么?明明想跟她保持距离的,但现在…我真的不想一个人, 不想一个人回家。就算是妍萱也好,有个人陪着我,也许会好过一些。
 
  先前我一直在想那个梦,梦中在我要沉溺之前,有个女孩子丢了个泳圈给我, 我一直以为那是暐榕,现在想想,她…会不会其实是妍萱呢?
 
               第十八章完
 
  下回预告:我的高中生活(19)女友的房间(二)
 
  ======================================================================
 
  本集登场人物:
 
            本人许建文椅伴吴暐榕
 
               女友吕妍萱
 
              小混混陈贵堂
 
             矮子詹顺明猴仔明
 
              胖子赖文吉胖吉
 
               八婆陈怡洁
 
              女同学黄昀珊
 
              女同学翁意雯
 
               餐厅老闆娘
 
 
  已經有好久沒有來她家了,我是說,和她從正門一起進來。萱她家跟我們家 一樣,是一間三層樓的透天屋,樓下是客廳和餐廳,她的房間是在二樓靠後巷的 那間. 一進門,她就領著我上樓到了她的房間.
 
  她的房間和先前我偷偷闖進來時一樣,沒怎麼改變。我這次從房門進來,仔 細地觀察了一下,那隻白色毛茸茸的「棉花糖」,還是跟先前一樣,放在她枕頭 的內側旁邊。
 
  「文,你…好久沒來了吧?」
 
  「嗯…嗯。」我有點心虛。
 
  「對不起喔,我…房間只有一張椅子,我想說…我們是不是要跟在學校一樣 …坐在一起自修…」
 
  「啊,不用啦,我坐在地上就可以了,或者靠在床邊,我想這樣就很好了。」 
  「喔,好吧。我剛剛…亂說的,你不要在意喔。」
 
  「嗯。」
 
  「啊!對了,你會不會肚子餓?我去弄點吃的。」
 
  「好啊。」
 
  「那…你先坐一下喔,快好了再上來叫你。」
 
  妍萱甜甜的一笑之後,就下樓去了,她的腳步聲很輕盈,感覺得出來她的心 情,是很輕鬆雀躍的,和先前我偷偷闖入房門時,聽到她當時要上樓時那種沉重 的拖步聲完全不一樣。
 
  我坐在她書桌前發呆,忍不住瞄向最下層的那個抽屜,藏著她的日記和秘密 的那一格。還要看嗎?她的日記中,會不會有其他新的秘密?不了,已經看得夠 多了,我早已懂得妍萱內心所想的。現在的她,只是單純需要一個可以倚靠、可 以信任的人陪伴而已。而我…好像也是。
 
  但,不去翻她日記真正的原因,其實是我現在根本沒有那個心,我現在想知 道的,只有暐榕內心的世界。
 
  「文~可以準備下來吃飯囉。」很少聽見溫婉的妍萱這樣喊聲,她的聲音也 把我從再度陷入的回想當中拉了回來。
 
  「好香喔。」一下樓,我就聞到熱騰騰的番茄湯味。
 
  「對不起喔,不知道你要來,家裡沒剩什麼食材了,今天就先吃番茄豬肉湯 麵好嗎?」
 
  「嗯,都好。」
 
  「你先坐一下,不可以偷吃喔…我再去煎個蛋就好了。」
 
  我看著餐桌上兩個湯麵碗裡盛著紅澄澄的番茄湯底,搭上粗白的烏龍麵條, 上面撒了一搓綠色的青蔥,旁邊還有搭配的青江菜,還有幾塊豬肉片。雖然很簡 單,但是從擺盤就可以看出她的用心,而且我注意到我面前這碗,肉多了好幾塊 .
 
  從這個位置上,剛好可以瞄到廚房。我這時才注意到妍萱仍穿著學校的制服, 不過她胸前多圍了一件調理食物時的圍兜兜。她拿著煎鏟,認真地看著煎鍋中的 食物,我忍不住由下到上再看了她一遍。
 
  白色的半桶長襪包覆著她白皙的小腿,短短的學生裙蓋不住她一樣白嫩的大 腿,白色的制服從側面看,可以看出裡面包覆著的胸型曲線,外面掛了一件粉黃 色的圍兜兜,鬆垮垮的肩帶和胸部之間形成間隙,更襯出妍萱不錯的身材。這樣 的穿著組合,不知為何讓人有種衝突的遐想,萱穿這樣,還滿可愛的。
 
  可是,如果換成是暐榕…這樣穿應該會更凸顯她姣好的上圍吧?但是那小妮 子神經大條、粗手粗腳的,感覺就不像是個賢慧的女孩子,她會做飯嗎?
 
  「好囉。」妍萱發出聲音,把剛煎好的半熟蛋夾到我碗裡擺好,我才發現她 已經走到身邊。我在幹嘛呀,這時竟然還在想著暐榕。
 
  「這樣…看起來好好吃喔,也太專業了吧。」
 
  「嗯,趕快趁熱吃吧。」
 
  我大口的吸著麵條、舀著湯喝,熱騰騰的食物和湯水進了口中,才發現自己 有多麼的餓,微涼的天氣配上這樣的湯麵,頓時身心都暖活了起來。
 
  「好吃嗎?」
 
  「嗯,好好吃喔,妳之前,怎麼沒跟我說過,妳會做料理?」
 
  「沒有,我…也有一陣子沒有練習做東西了。其實…講出來你不要笑喔。」 
  「嗯。」
 
  「你還記得…我們在屋頂時,你有問過我以後想做什麼嗎?」
 
  「嗯?」我口中還嚼著食物,只能用鼻音回應。
 
  「其實我的夢想很小,就是…當一個好太太、好媽媽。如果可以看著最愛的 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吃著我為他們準備的料理,那就是我最大的夢想了…」 
  「萱……」
 
  「所以我後來,偶爾自己在家,會試著做東西來自己吃,也當作…一種練習 吧。」
 
  「那…妳有做給別人吃過嗎?」
 
  「沒有…因為…後來就跟你……」
 
  「萱萱……對不起…」的確,在日記中,我從沒看過她有做東西給何宇民吃 過,他們都是在外面用餐,或買回來的。
 
  「沒關係啦…你如果喜歡吃…人家以後都可以做給你…」
 
  「嗯…嗯……」我趕緊低下頭,繼續吃那碗麵. 萱她,似乎一心一意希望我 回到她身邊,我…如果再這樣子,到時候又讓她傷心怎麼辦?
 
  吃完了那碗帶著微微的酸、微微的甜的番茄湯麵,真的讓人感到很滿足。我 想幫她一起收拾,她堅持不要,讓我先上樓,等她待會整理好再一起自修。 
  *********************************** 
  「文,你要坐書桌那喔?那我坐床上好了。」妍萱一進門,看到我坐在她書 桌的位置上,便開口說.
 
  「萱萱,我想說…沒關係啦,我們就坐一起吧。」
 
  「嗯! 好,那…你等我一下喔。」她露出笑容,把手上端的一杯茶水放在 我面前,然後轉身去她書包裡翻找今天上課用的課本和筆記。
 
  「我…要坐囉。」妍萱站到我身邊,還是先問了一下,我點點頭,她便張開 腿跨過我的雙腿坐了上來。她一坐下來,香香的玫瑰髮香瞬間撲鼻而來,我注意 到,妍萱好像沒有護著裙子的習慣,她的裙子就這麼攤開來罩著我的腿。
 
  「文,我們先從哪一科開始啊?」
 
  「都可以啊,看妳吧。」
 
  「嗯,那…先從國文好了,比較簡單。那你的課本也借我一下喔。」
 
  「好。」我看到妍萱把我的課本擺在面前攤開來,再把她自己的課本用鉛筆 盒墊著架在前方。
 
  「文,你…上課都沒有再做筆記喔?」我的課本一片空白,因為上課時根本 不曾拿出來。
 
  「對呀,妳知道……我不太喜歡上某些課,像那些古文根本就用不到。」 
  「喔,可是考試還是會考到耶。不然…我幫你把重點抄過來,然後一邊講, 你一邊聽…好不好,聽重點就好了。」
 
  「嗯,好吧。」
 
  「你看這邊喔,『寄雁傳書謝不能』,這邊的謝是辭謝、婉拒的意思,跟 『大夫七十而致仕,若不得謝,則必賜之几杖』的謝是一樣的,還有這個…」 
  我探頭到妍萱的肩膀上,看著她細心的一邊把她記錄的重點抄寫到我的課本 上,一邊還用溫柔的聲音解釋她要正在寫的內容。妍萱真不愧是班上的好學生, 她課本上的筆記真的寫得很細,各種顏色的筆跡都有,可能怕太多我也看不懂, 她只抄寫講解某些紅筆寫下的部分,大概都是最重要的吧。
 
  我偷偷瞄著她的側臉,撇除日記中看到的那些秘密,妍萱她其實真的是個很 有氣質,很溫柔的小女生,我到現在才發覺,其實萱她對我也很好,尤其是這陣 子回到我身邊後。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我漸漸覺得和她有點像回到先前一樣,很習慣彼此在身 邊的感覺,是那麼樣的自然。如果說學校沒有施行這個制度的話,我們應該也會 一直像這樣好好的吧。
 
  其實她真的沒什麼可以挑剔的缺點,是個很完美的女孩,要不是她在車上遇 上了那個人,要不是因為這個制度硬生生把我們拆散,要不是…要不是我對她的 感情不夠堅定。我的心底對她那股虧欠感,又再度油然而生。
 
  我…是不是該認真考慮,再給她一次機會,也給我自己一次機會,試試看真 的跟她重新開始。有我陪著,她一定可以擺脫前陣子那些不勘的過往,而我也可 以…可以忘卻這學期跟暐榕意外產生的感情。可是我…真的忘的了、放的下嗎? 
  「嗯,終於寫完了。文,這樣有印象了嗎?今天國文課的重點…文?」
 
  「啊,對不起,我還再回想…剛剛講的那個。」
 
  「喔,沒關係啦,你回去再看紅筆寫的部分就好了,這邊是最重要的喔。」 
  「嗯。」
 
  「那…接下來換哪一科呢?我們來看地理好不好?」
 
  「萱,妳不用休息一下嗎?」
 
  「沒關係啦,再看一科就好。」她把我的地理課本又攤開在面前。
 
  「怎麼…又都是空白的?」
 
  「沒有啦,就…我上課時不想跟她搶書桌,所以都沒有把課本拿出來。」 
  「…怎麼…這樣…」幾個字在妍萱口中呢喃,雖然很小聲,但我還是聽到了。 
  「沒關係,那我再幫你抄上去。」她又補上一句。
 
  「不用啦,萱,妳這樣太辛苦了,妳把課本借我,我回去再自己寫就好了。」 
  「沒關係啦,我可以邊講邊寫,這樣你印象會比較深,不然你上課都沒有書 桌可以用,一定沒有辦法好好聽…」
 
  「不用啦!!」不小心大聲脫口而出的幾個字,在小小的房間裡迴盪. 不要 說妍萱了,也把我自己給嚇了一跳。房間裡突然只剩下電風扇嗡嗡在轉的聲音。 
  「萱…對不起,我不是故意…」也不曉得哪來的一股情緒,那一瞬間過了之 後我才後悔,剛怎麼會突然對她大聲,我趕緊貼到她耳邊輕聲道歉。
 
  「人家…人家只是想多為你做點什麼嘛…如果你不喜歡,也不用大聲兇人家 啊…」妍萱低著頭縮著身子,好像很害怕。
 
  「萱,對不起啦,我…」我擔心地把頭探到她側邊,看到她眼眶又水汪汪的。 
  「文,我真的…之前在屋頂的時候,你突然的出現,我真的好開心,沒想到 你真的還是聽的到人家心底的呼喊,因為我那時候…真的好需要你。」
 
  「萱萱……」
 
  「這幾天,有你再次陪在身邊,我真的好高興,但是也很害怕。我好害怕… 
  這只是一時的,我好怕我們沒有辦法…沒辦法回到像當初那樣…因為我真的 …做了好多對不起你的事情…「她邊講,眼淚又撲簌簌掉下來。
 
  「萱…,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不要再去想它了好嗎?」
 
  「文…你還能不能像以前那樣…那樣抱我…吻我…」
 
  「萱……」
 
  我…真的不忍心看她這樣,於是緊緊靠到她的背上,雙手環繞過她的胸前, 將她緊緊擁抱在懷中,而她也收回雙手,攬在我的臂膀上,將我的手臂緊緊按在 她胸口,生怕我下一秒就會放開一樣。
 
  「好啦…不要再哭了好嗎?這樣哭下去眼睛明天會腫腫的喔。」
 
  我才想抽出一隻手,幫她抹掉她眼角的淚水,忽然間她就轉過身,側坐到我 腿上,把頭埋在我胸口,手環過腰緊緊抱著我。我也順勢把左手搭載她的肩上摟 著她,然後拉起胸口的衣服幫她拭乾眼淚.
 
  「萱…好了啦,我在這,我們不哭了好嗎?」彎下頭去看著她輕聲說,當她 抬起頭回望時,我才發現我們靠得有多麼近。
 
  「文…」她水汪汪的眼眸,彷彿有種魔力,讓我不覺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感覺幾乎是同時的,我們閉上了雙眼,再往前靠,雙唇貼合在一起。我,又 再次吻了她。
 
  這一吻,不知道隔了有多久,好像我跟她的初吻一樣,又讓人有種怦然心動 的感覺. 妍萱的嘴唇很薄,微微張口就可以將她的下唇全部含吻在我的雙唇中, 我們很有默契的,用相同的頻率吸吻對方的上下唇,偶爾還交換上下交疊的嘴唇。 
  「嘖、嘖、嘖…」不知吻了多少回,我的口中沾滿彼此的唾液,除了上下交 疊的吸吻對方,我們有時也會雙唇完全正對,貼合著對方親吻。忽然間,我感覺 她的小口微微張開,不再含閉起來,我也跟著她這樣做,兩人的雙唇微張,濕潤 的貼合在一起。我試探性地伸出舌頭,才剛要探出我的口腔,就在雙唇交接處碰 到了她濕滑的小舌頭.
 
  這,是我們第一次的舌吻。我感覺心跳得好快,我的舌頭就這麼頂著她的, 也不敢亂動。突然間,我感覺它一下一下的在輕點我的舌頭,我也用相同的頻率 回應她。而她感覺到我的回應之後,慢慢地往後縮,我也跟著前進,進到了她的 口腔中。
 
  我的舌頭在那個濕滑的腔室不斷追逐她躲逃我的嫩舌。當我跟著她深入到底 時,她突然雙唇一縮,吸了我伸進她口腔的長舌一口,而她的小舌頭還靈巧地繼 續輕點我的舌尖。
 
  她突如其來的舉動,真的讓我頓時慾望高漲. 我左手搭著她的肩,右手攬著 她的細腰,將她抱的緊緊的,萱她的身體,好溫暖。我忍不住用左手在她纖細的 腰間不斷游移,感受她身體傳來的熱度。一個不小心,我的手往上滑的太多,碰 觸到她柔軟的胸部下緣。
 
  萱的胸部,摸起來也好軟。我捨不得離開,輕輕地隔著胸罩,托著她乳房的 下緣,偷偷的用手指稍微施加壓力,輕輕地揉捏它。突然間,她一隻手搭在我的 手掌背上,我趕緊停下動作。
 
  「對不起,我…不應該…」
 
  「…沒關係,如果是文的話…可以…可以摸…」妍萱羞澀的低著頭說,最後 一個字只有嘴型,沒有聲音。
 
  聽她這麼說,我忍不住再把嘴巴湊上去繼續親吻她,這次換她把舌頭伸過來, 我學著她一樣吸吻她短小的小舌頭,一邊也把手繼續放到她的胸部上繼續輕輕的 揉捏。隔著薄薄的制服,我可以感覺到胸罩上面佈滿的花紋,妍萱似乎很喜歡這 種浪漫小女人的款式。
 
  上次在窗外看到她穿著的那件,也是白色浪漫花紋的胸罩,不曉得今天穿的 會不會是同一件?我突然想起何宇民玩弄妍萱胸部的那個畫面,感覺下面脹得發 痛,這才發現那根老早就翹的高高的,卡在妍萱側坐的大腿下。
 
  我學著那傢伙的方式,開始大力揉捏妍萱的胸部,由下往上大力托起再放下, 想像裡面水滴狀的乳房被我揉的變形。我那隻手一會由外側,一會由下方來,不 斷擠壓她的胸部,而她的手一樣輕輕搭在我的手腕上,完全沒有阻止我粗魯的動 作。
 
  「嘖、嘖、嘖…」兩人口中的吸允聲不斷,而且我感覺妍萱的鼻息也越來越 重。她應該也給我摸得有了感覺吧?有點想再進一步,於是我那隻手悄悄地往她 制服扣子側邊的縫隙伸進去,碰到了她微微鼓起的胸口軟肉。
 
  忽然間,她那隻手離開我,主動去解開我伸進去的那個縫隙上邊的扣子。因 為她的制服胸口敞開,我可以讓整隻手都伸進去,我捨不得一進去就大力地摸她, 而是用一隻手指頭,緩緩的在光滑的上半球乳肉上慢慢遊走。萱的皮膚真的很好, 好光滑,而且她的胸部好挺,充滿著彈性。
 
  我慢慢地滑,滑到了乳肉和胸罩包覆的邊緣,繼續往下去,隔著胸罩一下一 下戳著她的軟肉,剛從乳房正下方戳了一下時,她身子突然震了一下。這邊,很 敏感?我試探性地繼續戳那邊,果然妍萱身子一縮一縮的。喘息聲也慢慢由鼻腔 發出。
 
  忽然,我感覺到下面,妍萱的被我頂著的右腿,輕輕地在左右晃動,好像在 給我那根摩擦一樣,好舒服。
 
  「文…」吻到一半,妍萱突然往後縮了點說,她的臉蛋紅撲撲的。
 
  「怎麼了?」
 
  「你…下面…這樣給我壓著,會不會不舒服…」
 
  「嗯,有一點點…主要是褲子有點緊啦。」
 
  「那…你可以…拉開…」
 
  「什麼?」我盯著她看,她的臉真的紅到不行。
 
  「拉鍊啦…」
 
  「喔…可是,這樣怎麼拉,不用啦…」
 
  「那,我先起來…」妍萱說完,真的從我腿上爬起身,站著背對我。
 
  我看著她的背影呆滯了一下。
 
  「好…好了嗎?」
 
  「喔。好…好了。」沒意識到真的要這樣做,我趕緊拉開拉鍊,底下那根馬 上頂著內褲彈了出來,終於舒坦了些。
 
  「那…我要坐囉?」萱轉回頭問完,我點了點頭,沒想到她接著竟然正對著 我,跨坐上來,兩人變成面對面女上男下的姿態. 她才稍微坐來下一點,我就感 覺到少了束縛的高高挺立的那根,頂到她裙子罩著看不到的私密處,萱的恥丘。 
  而且這個角度,不是貼在上面而已,是正對著穴口壓進去的感覺.
 
  「啊。」妍萱發現還沒完全坐下來,那根就已經緊緊地頂著她下面。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這樣的,真的…忍不住。」
 
  「沒關係…文…一整天這樣,應該也很辛苦吧…」妍萱說完,身體往我這邊 靠,雙手搭我肩上,主動吻了過來。我也張開口回應她,雙手扶著她的細腰,因 為我怕她完全坐下來,頂的力道會太強烈。妍萱自己也扶著我,用身體的力量撐 著,才慢慢把她的屁股沉下來。我感覺龜頭前端頂到軟綿綿部位,漸漸往中間凹 陷。
 
  「嗯…」一聲嬌喘由妍萱鼻子中發出。
 
  這種感覺,好像龜頭真的頂到的是小穴口,而且可能把兩片陰唇稍微撐開了。 
  我覺得龜頭前端那的內褲已經濕透了,不知道是我分泌的還是妍萱那的愛液, 光是這樣頂在那沒有動,就讓人覺得舒服到不行。
 
  受到下半身的刺激,我貪婪地吸著妍萱進到我口中的小舌頭,她的舌頭短短 的、很可愛,好像只進來一點點就不能在伸長了,我在我的口中不斷用舌頭繞著 她的舌尖。我們在口中不斷交換著彼此的唾液,就連下半身相連的地方也是,這 時我已經感覺內褲撐起來的前端濕了一大片了。
 
  實在忍不住,我輕輕的、用很小的幅度開始上下挺動,讓龜頭淺淺的一下一 下頂在她分開的那兩片軟肉上。
 
  「嗯…嗯…嗯…」妍萱隨著我下面挺動的頻率,每次頂到都會發出嬌聲。 
  「萱…這樣,會不舒服嗎?」我稍微停下來問她。
 
  妍萱睜開眼,媚眼如絲的望著我搖搖頭,沒有說話,然後再次閉上眼睛。我 知道她仍微張的小嘴在等著我,我再次吻了上去,但這次她剛要伸出舌頭,我就 悄悄的往後退開,她發現小舌頭撲了個空,又睜開眼。
 
  「怎麼了…」她皺著眉頭小聲地問。
 
  「萱…可不可…把舌頭伸出來,我想看看妳的舌頭…」
 
  「嗯…」妍萱瞇著眼,小嘴微微張開,小舌頭從裡面探了出來,只能伸出短 短的不到兩公分。我也伸出我的舌頭,慢慢地靠近,直到舌尖碰到她。兩個舌尖 在空氣中接觸,輕輕的擩動,互相舔舐著。這種感覺跟在口中接觸完全不一樣, 多了一分淫糜的氣味。原來何宇民那傢伙跟妍萱的「接吻」就是這樣的感覺,其 實我…一直很想試試。
 
  我們不斷在空氣中地交舔,偶爾我還會故意閃躲她,讓她碰不到,當她追太 過來,我就用雙唇把她的舌頭用含住,吸進口中,再學著她的方式輕舔對方的舌 尖。
 
  「嘖、嘖、嘖…」口腔濕滑的吸允聲不斷。當我的舌頭再次被她含住無法動 彈時,我索性放棄掙扎,讓她盡情地舔舐。我原本扶著腰的雙手,慢慢往上滑到 胸部下緣,兩手隔著制服托著罩杯輕輕地揉捏。她好像受到刺激,把我的舌頭吸 得更緊了。忽然間,她鬆開了口。
 
  「文…你…想看嗎?」她嬌媚的看著我說.
 
  「嗯。」我用力點點頭.
 
  萱稍微把身體往後退,然後慢慢地用雙手,把領口的紅色領結往兩邊抽開, 由胸口的位置把扣子一顆顆往下解開. 當我看到她淡粉紅色的胸罩,和呼之欲出 的飽滿乳肉時,下面真的脹到不行,忍不住自然地抖了一下。
 
  「嗯…文,等一下啦,先讓人家脫完…」
 
  「對…對不起。」
 
  我看著她一直往下,把扣子全部都解開了。正要把制服也脫下來時,我阻止 了她。
 
  「萱,先這樣穿著吧,會著涼的。」
 
  「嗯…」
 
  「那…我要摸囉。」
 
  「…」她不敢看我頭低低的,聲音小的聽不見。
 
  我靠上前,稍微把她已經解開的白襯衫往兩旁敞開一些,終於看清楚這件胸 罩。極淡的淺白粉紅色,罩杯上佈滿浪漫的蕾絲紋路,四分之三的罩杯,把白皙 的乳肉托的集中,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滿盈的乳肉把胸罩撐得滿滿的,感覺就 快要溢出來,這件內衣對她來說好像太小件了。
 
  「萱…妳的胸部…好可愛喔…」我忍不住用食指輕輕地在她露出的雪白嫩肉 上滑動游移,偶爾再輕輕地往下壓,真的好好摸,好有彈性的肌膚. 我重複剛剛 的方式,慢慢用兩指輕輕地戳她的胸部,直到快戳到乳房正下方時,我還故意暫 停了一下,然後才稍微用力一點的戳上去,妍萱果然身子震了一下。我又試了一 次,果然還是一樣,這真的是她胸部的敏感地帶吧?
 
  「萱…這邊…很敏感喔?」
 
  「嗯…」
 
  「可以…伸進去碰它嗎?」
 
  「嗯……」她羞紅著臉,沒有睜開眼,雙手繞到背後,好像把胸罩解開了, 我看到鬆脫後的胸罩仍懸在她的胸部上,依然盡著最後的本份,覆蓋著它的主人。 
  妍萱好像縮起手臂,想要將制服和胸罩脫下來。
 
  「不用啦…這樣…就可以了。」
 
  「喔…」
 
  我一隻手貼到她肚子上,慢慢地繼續往上滑動,終於碰到了柔軟的下半球, 萱的胸部真的也不小,我記得她有33C才對,由下面觸碰,感覺更有份量。我 另一隻手悄悄地由上面把她的胸罩往上提了一些,只讓她露出性感的下半球,然 後繼續用雙手五指輕輕地在那兩團軟肉底下滑動游走。
 
  「文…這樣子…好癢…」
 
  「喔,對不起。」我停下滑動,開始用手指的力量輕輕揉捏。尤其針對她最 敏感的正下方,我會稍微施加力道的往上推壓。
 
  「嗯…嗯…文,胸部這樣…好舒服…」萱一邊說,我竟感覺她的屁股輕輕地 扭動起來,好像自己在一下一下往下壓,讓小穴口套在我龜頭前端摩擦。受到這 樣的刺激,我也忍不住,開始大力的擠柔胸部,但我只用雙手去拖著乳房下緣, 並沒有去碰觸到她的乳頭,因為我想…待會再慢慢品嘗.
 
  「萱…我可以…親胸部嗎?」
 
  「嗯…」我一手繞到她的背後,把她往我身上壓過來,身體稍微彎下去,把 頭湊到她的胸口,一股香味撲鼻而來,這是…胸罩上洗衣精殘留的香味,還是少 女胸部的清香?我忍不住靠上去聞,鼻子都碰到胸部下緣露出的軟肉了。好香喔, 我伸出舌頭輕輕在嫩肉上舔了一口,妍萱的身子馬上又是一震。接著我開始一下 一下舔舐著她光滑的胸部下緣,舔到正下方時,我還會刻意加大力道用舌頭往上 頂。妍萱給我舔的下半身扭動的越來越大力,壓的我那根都有點疼了。
 
  隨著我舔舐的範圍越來越往上,我也把她可愛的胸罩再慢慢往上拉,直到我 看到她粉紅色的乳暈下緣露了出來。我繼續用舌頭慢慢由乳房下半球最下面開始 往上舔,一下一下,慢慢的往上,直到乳暈那邊。我用舌頭輕輕地在露出的那片 粉紅色地帶不斷的左右來回輕舔。
 
  「嗯……嗯……嗯…」
 
  「萱…可以看嗎?我…要拿起來了哦…」
 
  「嗯…」
 
  我把頭湊近,用極慢的速度將胸罩提起,心裡好像在幫新娘子掀頭紗一樣的 緊張。終於,那對可愛的乳頭,就在十公分不到的距離在我眼底下露出來了。雖 然之前遠遠的在窗外看過了,但近看的感覺完全不一樣,而且這次是她主動願意 給我看的。
 
  萱的胸部真的很漂亮,看過那麼多A片,也只有極少數的女優有這種胸型和 乳頭的顏色。她的乳房是標準的水滴型,乳暈不大,是極淡的粉紅色,上面幾乎 一點點多餘的顆粒都沒有,乳頭也是小小的,很粉嫩的顏色,而且…已經高高的 挺立了。
 
  「文,你…不要一直這樣看啦…好奇怪…」
 
  「喔…對不起。它真的…太可愛了嘛…」
 
  看到這樣的景象,我實在忍不住再慢慢來了,一口就湊過去吸住她可愛的乳 頭,但我捨不得太大力,輕輕地吸允它,口中不斷發出啾啾啾的聲音。
 
  「嗯…嗯…文,你怎麼突然…」受不了這對乳房的誘惑,我一手托著白嫩的 乳肉下緣大力擠弄,把胸部揉成的不斷變形,同時還用嘴巴不斷吸允乳頭,偶爾 也伸出舌頭左右舔舐她早已挺立發硬的乳頭尖端。
 
  「萱,這樣…舒服嗎?」
 
  「嗯…另一邊…另一邊也要…」
 
  我把頭湊過去另一邊,這次不直接觸碰乳頭,而是輕輕地在乳房周圍吸吻著。 
  我從胸部上邊軟肉慢慢親到乳房側邊,一邊吸吻還一邊舔舐,一直繞到乳房 正下方,還加大力道的吸允,嘴唇離開時,我發現乳房正下方那邊已經被我種了 一個紅紅的吻痕。
 
  另一手也沒閒著,因為剛剛那邊已經舔過,整個乳頭周圍濕濕滑滑的,我用 手指頭在乳頭周圍不斷打圈圈,偶爾也用食指去撥弄挺立的它。妍萱被我弄的身 體不斷哆嗦。
 
  「文…好舒服喔……頭頭…頭頭可不可以…用咬的…」
 
  「啊?」
 
  「要輕輕的哦…」
 
  我愣了一會才明白她的意思,難道那傢伙都是這樣對待她嗎?用咬的難道不 會讓她受傷?
 
  我再慢慢地由乳房正下方一路舔上去,直到舌頭抵到乳頭下緣,稍微施加壓 力的往上輕頂,感覺得出來,小乳頭在我不斷的刺激下,越來越硬。這樣咬下去, 真的不會痛嗎?怕她會受傷,所以我先輕輕含住它,在上面啜了一層濕滑的口水, 然後才輕輕用門牙稍微咬著它。
 
  我真的很怕這粉嫩的乳頭會被我咬痛,所以我用極輕的力道,稍微上下施加 壓力的輕輕咬合刺激它。
 
  「啊…嗯…文…這樣好舒服,再大力一點點…」聽她這麼說,我只好再稍微 咬大力一些些,我感覺硬挺的小乳頭側邊,都被我上下門牙壓的凹陷了了,這樣 真的讓我好心疼,我不敢想像何宇民那傢伙之前到底都怎麼玩弄妍萱的,為什麼 用這麼不溫柔的方式對待她。
 
  我擔心的停下動作,稍微離開一看,原本小巧粉嫩的乳頭已經被咬的紅紅的, 我心疼地湊上去親親吻了一口。
 
  「萱…還要嗎?它已經紅紅的了耶,會不會疼?」
 
  「還想…還想要……還有…另一邊…」
 
  「喔…」聽她這樣說,我只好湊到另一邊胸部,也開始輕輕地咬她的乳頭. 這樣的刺激好像真的很受用,妍萱身子在我身上扭的厲害,我感覺她屁股使勁往 下壓,然後開始前後搖動起來。這樣好舒服!龜頭緊緊地貼在她已經深陷的小縫 上,上下不停的刮著。我跟著她的節奏,慢慢的挺動下身。
 
  因為她下沉的力道有時過大,會壓的那根有點疼,所以我背後那隻手慢慢往 下滑,